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债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债券新闻

人民日报:美国债务高筑威胁世界经济安全

作者:中国财经网   来源:今日债券新闻   浏览:294   评论:0
内容摘要:  12月11日讯, 人民日报发布专家署名文章称,预计奥巴马总统任期内,美国国债将突破20万亿美元大关。高额债务凸显美国制度缺陷,不仅制约着美国经济增长,而且对世界经济发展造成不利影响。美国债务依赖型经济体制已举步维艰,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亦存在诸多不可克服的严重缺陷。  以下是人民日报文章内容整合:  美国政府...

  12月11日讯, 人民日报发布专家署名文章称,预计奥巴马总统任期内,美国国债将突破20万亿美元大关。高额债务凸显美国制度缺陷,不仅制约着美国经济增长,而且对世界经济发展造成不利影响。美国债务依赖型经济体制已举步维艰,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亦存在诸多不可克服的严重缺陷。

  以下是人民日报文章内容整合:

  美国政府的债务问题由来已久,寅吃卯粮已经成为常态。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政府债务问题日益严重,目前债务规模已上升到近20万亿美元。美国的总债务规模更是惊人,已经攀升到约67万亿美元,相当于GDP(国内生产总值)的357%。按照总债务规模计算,美国人均负债高达20.5万美元。今天的美国经济已经陷入“借新还旧”的债务泥潭而不能自拔,未来债务攀升势头仍然难以缓解。

  新当选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将面临的一个重大挑战就是债务问题。据分析,特朗普经济新政的核心将集中体现为“减税+基建+加息”。减税和基建将增加财政赤字和政府债务,而加息将加大还债成本,这一财政扩张与货币收紧的政策组合存在严重的矛盾与冲突,结果难免使债务负担呈现滚雪球式增长。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政府债务总额在2011年和2013年曾两度逼近法定债务上限。去年11月10日,离美国政府关门最后期限仅剩几个小时,美国参议院才通过了未来两年政府财政预算法案,再次提高政府债务上限。然而一年后,美国政府债务又突破了新的上限。特朗普将不得不游说美国国会继续提高债务上限。美国设定国债上限的做法始于1917年,至今已100多次提高债务上限。如果美国拿不出解决财政赤字不断扩大问题的方案,那么,美国债务违约的风险依然会周而复始地出现。美国政府债务犹如一个踏上不归路的“瘾君子”,可能永远也偿还不清。

  美国国债发展的三个阶段和当前的新特点

  历史上,美国国债的涨落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从建国到大萧条时期(1776年—1933年)。建国之初,刚结束独立战争的美国国库空虚、债务累累,财务状况濒临崩溃。第一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成功实行一系列财政政策,很快降低了债务水平,重建了美国在国内外的信用,为美国经济起飞奠定了重要基础。直到大萧条时期,美国国债都处于较低水平,很多时候仅占GDP的10%左右。

  第二阶段是从罗斯福新政到里根上台前(1933年—1980年)。罗斯福新政使美国国债水平提升到当时GDP的40%,随之而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则使美国国债激增到GDP的近120%,这一比例创造了美国历史上的最高纪录。战后美国国债规模一路下降,到1980年只占GDP的32.5%。由于政府规模的扩大和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这一时期美国的国债水平总体上远高于第一阶段。

  第三阶段是从里根执政起持续至今(1981年至今)。里根政府大量举债,到1985年美国的外债总额超过了内债,美国也从净债权国变为世界上最大的净债务国,结束了自1914年以来长达70年作为净债权国的历史。里根政府以后,美国国债以惊人的速度增长。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的国债增量甚至超过6万亿美元。进入21世纪以来,海外持有的美国债券规模和所占比重逐年增加,美国债券发行量占到世界债券总量的32%。

  目前的美国国债有三个新特点。第一,此轮美国国债规模的增长已持续30多年时间,至今未见减缓。相比之下,罗斯福新政和二战期间的国债增长只持续10年左右,且主要发生在战争等特殊时期。第二,此轮增长的起点比以往高得多,从一开始国债规模就达到GDP的30%多。第三,近30多年间,除了克林顿政府后期,美国政府常年保持巨额财政赤字,导致国债积累速度明显高于以往。从美国建国到1980年,其国债总量只有近1万亿美元,但到1995年就达到5万亿美元,2008年达到10万亿美元,2016年很可能突破20万亿美元。

  美国政府债台高筑的原因

  美国政府债台高筑积重难返,究其原因,除了战争支出和经济危机两大传统因素,还有更深层次的制度缺陷。

  两大传统原因:战争支出和经济危机。美国国债水平的历史曲线有几个明显的峰值,分别出现在独立战争、南北战争、一战、大萧条、二战、里根当政(冷战高峰时期)、“反恐战争”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可见,美国国债激增大都是由战争支出和经济危机引起的。

  新的刺激因素:社会项目支出膨胀。罗斯福新政后,政府规模不断扩大,各种社会项目支出持续膨胀,占财政支出的比重由1947年的10%扩大到现在的2/3,每年高达2.7万亿美元。现在,美国社会项目支出仍在继续增长,成为国债激增的新的刺激因素。

  治理制度缺陷:花钱买政绩。罗斯福新政以来,美国经济治理大体采用凯恩斯主义,在经济衰退年份增加财政赤字应对衰退,在经济繁荣年份增加财政盈余防范过热。但即使在经济繁荣年份,政客们为了政绩往往也倾向于一边减税一边多花钱。共和党表面上反对财政赤字和债务,但那主要发生在民主党总统执政期间,而在里根和小布什政府时期,债务都达到了空前规模。而且,美国两党政治争斗愈演愈烈,动辄就拿债务上限问题威胁对手,更是增加了国债市场的不确定性。这暴露了美国政党制度在经济治理方面的内在缺陷。

  国际国内负面影响严重

  近30多年来,美国财政支出急剧增长,不得不借新还旧、寅吃卯粮,美国已逐步形成债务依赖型经济体制。这种体制的主要特征是政府实行赤字财政、国民超前消费、对外贸易赤字不断积累。美国政府债台高筑已经引起许多美国人的担忧,然而民众又普遍反对增税。为了减少财政赤字和避免债务危机,美国政府不得不削减开支。但是,在美国政治极化加剧的情况下,国会中的共和党和民主党议员常常为如何削减政府开支而争执不下,削减政府开支的道路困难重重。

  巨额国债给美国各方面都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第一,限制美国政府的施政能力。由于债务增长,政府运用财政政策应对经济问题的能力相应降低。第二,债务积累导致了高额利息。最近几年,美国的债务利息一直维持在2000亿美元以上,而且还在增长,预计到2023年将超过国防支出。债务利息已成为美国财政的沉重负担。第三,债务吸收了一部分原本可以用于投资的私人储蓄,降低了经济增长的潜力。第四,巨额债务还会损害美国政府和美元的信用,加大爆发财政危机的可能性,降低投资者的信心,给经济发展带来不确定性。

  美国巨额国债不仅给美国经济前景蒙上了阴影,也成为威胁世界经济稳定的因素之一。如果美国国债规模继续不加约束地大幅度扩大,而美国又不能为缓解债务状况采取有效措施,就会引起国际社会对美元信用的担忧。从理论上讲,美元信用下降不仅会降低美元国际地位,还可能引起美国国债持有国在国际金融市场上大量抛售美国国债,导致美元快速大幅度贬值,甚至引发美元危机。在目前全球货币和金融体系依然是美元独大的局面下,美元危机会导致全球性的金融恐慌和股市震荡,危及世界金融安全。此外,由于美元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储备货币,美元贬值会造成国际上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上涨,造成全球性通货膨胀(例如,20世纪70年代美元危机的直接后果就是全球性通货膨胀),从而造成世界经济动荡甚至陷入衰退。

  上述情况表明,美国债务依赖型经济体制已经举步维艰,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亦存在诸多不可克服的严重缺陷。

  无疑,美国政府债务状况不可持续。即使在当下史无前例的低利率情况下,付息负担也已耗尽美国财政预算,严重挤压其他必需开支。这也是美国经济至今迟迟难以强劲复苏的原因之一。据美国财政部统计,2008年—2014年,美国名义GDP增量几乎被同期支付的利息全部吞噬。更何况还要归还到期债务。随着债务规模不断扩大,加之美联储恢复加息周期,美国政府付息压力将加大,债务状况将持续恶化。特朗普执政后如果大手笔减税、大举投资基础设施,政府债务就会如滚雪球般增加。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预计,到本世纪中叶美国政府债务占比将升至GDP的141%,远超此前任何一个时代。

  解决债务问题主要有三个渠道:一是实现经济高增长,做大GDP蛋糕,缩小债务占比;二是提高通胀率以及推动货币贬值,稀释债务负担,让债权人承担损失;三是债务违约,让债权人颗粒无收。

  从第一个渠道看,美国历史上成功减债发生于二战后的“黄金发展期”。当时,经济持续高增长,同时伴随高通胀,美国只用10年时间就让债务占GDP之比由1946年的近120%降到1956年的约60%。今天,美国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达到106%,但经济状况已今非昔比,潜在增长率明显下移,靠高增长解决债务的道路困难重重。

  从第二个渠道看,目前全球需求低迷、产能过剩、大宗商品价格跌落,全球无通胀压力,美国通胀率也持续走低。所以,靠高通胀稀释债务这条路近期看并无可能。但是,未来靠这个渠道减债的可能性极大。美国政府债务的32%由海外债权者持有,美国很可能通过借新还旧或货币贬值制造出通胀,最终减缓债务压力。

  从第三个渠道看,债务违约往往发生于破产国家或极端事件。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美国几乎不可能走这条路,但其债务违约风险足以令世界各国不寒而栗。

  后两个渠道无论选哪个,都是对外转嫁危机和输出经济风险。如果美国采用扩张性货币政策刺激全球通胀和新的资产泡沫,将加剧全球财富分配不公,并可能通过债务与流动性传导形成新的危机链,诱发新一轮国际金融危机。故此,海外债权者需要高度关注特朗普新政府的政策对美国经济和债务的影响,以及美联储未来货币政策走向可能对美国债券市场的影响,加强预判,及时应对。

  (以上内容整合了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执行院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在《人民币报》的文章)

人民日报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财经新闻网提供中国财经新闻、最新财经新闻、中国财经报道、国内国际财经新闻报道,欢迎光临财经新闻网!
友情推荐:新浪财经、第一财经、网易财经、凤凰财经、搜狐财经、东方财经、上海财经大学、中央财经大学、腾讯财经网
Copyright@2008-2017 财经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QQ:3236503625 联系邮箱:3236503625@qq.com